首页要闻文章详细

四川音乐学院原书记柴永柏同时N个情妇 受贿索贿上千万元
  • 推荐
  • 顶置

原创2020-08-11 19:22:08 880

近日媒体报道称,6月30日至7月10日,四川音乐学院(川音)声乐系的3位女教授杨婉琴、费莉、邓芳丽,先后被纪检监察部门带走调查。3人疑因涉及该校声乐专业招生腐败一事。邓芳丽等人在招生中收取学生家长贿赂已有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邓芳丽将收受学生家长钱财比喻成一年一季的“割麦子”。

四川音乐学院原书记坐拥三情妇 受贿索贿900多万元

▲四川音乐学院原党委书记柴永柏。图片来源/川音官网

上游新闻 记者发现,此次四川音乐学院3名教授因涉及招生腐败被查,是该校近年来爆发的第二起规模较大的案件。三年前的2017年8月,川音原党委书记、副院长柴永柏利用职务便利,在高校基建项目、款项拨付、人事任用、招生工作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多人贿赂或向他人索取贿赂914万元,构成受贿罪,被成都市中院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100万元。

柴永柏受贿案一审判决书披露,柴永柏利用长期和自己保持不正当关系的3名女性秦某、张丽(化名)和古风(化名)以特定关系人身份收取贿款,总计超过137万元,张丽、古风均为川音中层干部。其中,张丽和柴永柏发生不正当关系时年仅22岁,29岁时就升任研究生处副处长。

四川音乐学院原书记坐拥三情妇 受贿索贿900多万元

▲四川音乐学院。图片来源/川音官网

巨额招生“赞助费”

8月11日,上游新闻记者查阅四川音乐学院官网发现,在该校“历任领导”栏目中,党委书记一栏从2005年空缺到2016年。柴永柏在四川音乐学院担任党委书记这十年,被当作“耻辱”抹去了。

2015年7月3日,成都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办案人员从四川音乐学院将柴永柏带走。10天后,官方公布了柴永柏落马被查的消息。

简历显示,生于1956年8月的柴永柏是四川省南部县人,大学毕业于川北医学院医学本科专业,但坊间一直流传其学籍造假,实际上是学的兽医专业。2000年,柴永柏进入川音担任副校长,负责学校基建项目。2005年,柴永柏担任川音党委书记。此后,一直和艺术没有多大交集的柴永柏,“艺术造诣”得到急速提升,不仅收获大量艺术领域的名号,还成为川音艺术方面的国家二级教授。

柴永柏在2015年落马后,办案人员曾对其多处住所进行搜查,包括位于川音新都校区内的一栋两层花园洋房。据媒体报道,办案人员在柴永柏位于川音校区外宾招待所一住处内,搜出大量避孕套和情趣用品,“柴永柏在2000年调来川音,就占着这套房。”

媒体披露,在过去数年,四川省外考生进入川音,每人收18万元才会保证被录取。此次被调查的邓芳丽调至声乐系之后,“每名外省考生涨价,收25万元。”

上游新闻记者查询发现,此次媒体报道的“录取费”,早在2009年便被四川省审计厅相关审计报告提及,当时叫“赞助费”。四川省审计厅“川审发[2009]36号”文件称,2003年至2004年,川音开始收取赞助费。赞助费收取的对象是“专业考试成绩未达到省教育厅下达招生计划确定的专业考试成绩85分(含85分)录取线的计划外考生”,川音招办制定统一收费标准为:以3万元为基础,按专业考试成绩80分为基础线,差一分增加1000元。

按照四川省审计厅的审计结论,这一收费标准经过当时院领导集体研究,但计算清单和收款单未保留。审计报告称,2003年至2004年,川音计划外招生数4000人,按每人3万元计算,应收取赞助费1.2亿。校方提供的财务资料显示,赞助费只收取了4788万余元,招办主任未能向四川省审计厅提供有关会议记录等文字材料,收款单据也因为搬办公室整理资料时销毁。

四川音乐学院原书记坐拥三情妇 受贿索贿900多万元

▲柴永柏受贿案判决书。图片来源/裁判文书网

受贿卖权贪腐15年

2015年9月11日,柴永柏因涉嫌受贿罪,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其执行逮捕,成都市人民检察院随后对其提起公诉。2017年8月24日,柴永柏受贿一案一审宣判。

成都市中院一审查明,柴永柏于2001年4月从川北医学院调至川音担任副院长,负责学校校产、基建、保卫、后勤中心等工作。2005年3月起,柴永柏担任川音党委书记、副院长,全面主持川音党委工作,分管党委办公室、组织部、宣传统战部等方面工作。

2001年至2015年期间,柴永柏利用担任川音副院长、党委书记的职务便利,在获取工程、拨付资金、人事任用、学生入学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何某等人给予的财物共计人民币914.44万元、美元2万元、金块30克。其中未遂55万元,向他人索要211.44万元。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发现,柴永柏受贿金钱中,数额最大的一笔来自川音新都校区学生食堂、学生公寓承建商四川华莱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杨某。成都市中院查明,柴永柏为杨某承接川音新都校区相关工程及款项拨付提供了帮助。柴永柏也多次因此收受杨某给予的感谢费。2007年,杨某承诺总共给予柴永柏200万元感谢费,同时告知柴永柏需用款时可随时提取现金,柴永柏表示同意。

法院查实,柴永柏在2003年至2015年期间,收受杨某所送感谢费共计270万元,其中案发前已实际收取215万元。

除了工程建设,柴永柏还利用川音党委书记职务便利大肆敛财。2006年至2014年期间,柴永柏为四川文化艺术学院(原川音绵阳艺术学院)董事长龚某在申报独立学院、缓免管理费以及为龚某朋友的子女在工作就业方面提供帮助,多次收受龚某所送感谢费共计220万元、美元2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柴永柏利用其川音党委书记身份,2010年至2014年期间,为绵阳艺术学院缓交独立学院管理费提供帮助,先后5次收受龚某给予的感谢费共计150万元,地点在柴永柏的办公室或家里,将自己手中的权力出卖。

四川音乐学院原书记坐拥三情妇 受贿索贿900多万元

▲柴永柏的特定关系人张丽(化名)。图片来源/川音官网

3名情妇帮助受贿

柴永柏受贿案的一审判决书多次出现“特定关系人”这个词汇。

上游新闻记者统计发现,柴永柏在川音党委书记任上共有3名“特定关系人”,分别为秦某、张丽和古风,其中张丽、古风分别是柴永柏担任川音党委书记时期川音研究生处副处长和手风琴电子键盘系主要领导。

成都中院一审查明,秦某与柴永柏关系密切,二人长期保持不正当的两性关系,系柴永柏的“特定关系人”。柴永柏根据秦某的请托,通过向总务处、后勤处、学生处相关部门领导打招呼或通过召开院行政会等方式,为秦某的亲戚王某提供帮助,客观上使王某以较低价格取得川音新、老校区铺面的承租权,并在减少租金等方面获取了实际利益。

此外,柴永柏利用担任党委书记职务便利,为在校内经营商铺的王某提供了帮助,王某为表示感谢,按照柴永柏的示意,将经营超市所得的部分利润分给“特定关系人”秦某。虽然王某与秦某之间存在亲属关系,但王某明确知晓柴永柏与秦某的特殊关系,其每月将经营超市的利润固定转给秦某,实际上是为了感谢柴永柏。

法院认为,王某为感谢柴永柏的帮助而转送给秦某钱款,该行为在本质上仍属于权钱交易。

一审判决书显示,柴永柏担任川音党委书记时,时任川音研究生处副处长的张丽和手风琴电子键盘系主要领导古风,也与柴永柏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二人均系柴永柏的“特定关系人”。2015年7月柴永柏被查之后,张丽和古风仍在川音校内正常工作,直到2017年下半年被采取强制措施。

法院查明,张丽、古风向柴永柏提出购车、购房要求后,柴永柏遂让请托人刘某提供资金供二人使用;刘某明确知晓张丽、古风与柴永柏关系密切,其按柴永柏的要求向张丽、古风提供了资金,但双方并不存在真实的借贷关系。张丽、古风也知道刘某有求于柴永柏,所提供的资金并非真实借款,二人更无归还的意思表示和行为。成都中院据此认定,柴永柏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刘某谋取利益,授意刘某将47.44万元给予自己的“特定关系人”张丽、古风,对柴永柏应当以受贿论处。

柴永柏在法庭上供述,2007年,当时已经51岁的他和年仅22岁的张丽开始有了不正当男女关系。2008年,柴永柏、张丽和房产商刘某在绵阳七曲山某饭店吃饭,期间张丽表示自己在成都购房还差15万元,柴永柏随即让张丽向刘某借款,并让张丽向刘某出具了15万元借条。2009年,用同样方式,张丽再次向刘某索要了一辆福克斯轿车。刘某表示,这些钱其实都是行贿给柴永柏的,他知道张丽的背后就是柴永柏。

张丽在法庭上也坦白表示,“刘某是想通过我拉拢与柴永柏的关系,好找柴永柏利用职务便利帮忙。”

川音手风琴电子键盘系主要领导古风,是柴永柏的第三名特定关系人。古风为侯某、魏某等在川音就业或留校之事,向时任川音党委书记的柴永柏提出请托事项。柴永柏基于与古风的特殊关系,利用职务便利为侯某、魏某在川音工作谋取了利益。

法院认为,虽然古风将侯某、魏某二人的感谢费用共计18万元转交给柴永柏,柴永柏本人未收取,但柴永柏并未让古风将上述钱款上交或退还请托人,反而授意古风自己留用,其行为符合利用特定关系人受贿的特征,应当以受贿罪论处。

情妇缓刑期间犯罪坐牢

2017年12月,古风犯受贿罪被成都市金堂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并处罚金20万元。令人唏嘘的是,2019年8月,正在缓刑期的古风因寻衅滋事被四川省隆昌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今年6月12日,四川省隆昌市人民法院判决古风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撤销受贿罪的缓刑部分,与原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相关司法文书显示,柴永柏入狱后,其女儿也因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被判处一年六个月有期徒刑,缓期两年执行,其妻子也面临瘫痪。

2019年11月19日,四川省金堂县法院执行裁定书显示,法院共对柴永柏案执行到位罚金、违法所得共计524万元,柴永柏名下已无其他财产可供执行。

推荐阅读:

四川音乐学院3位女教授被调查 疑涉及艺术专业招生腐败

导读:艺术类招生考试里普遍面临的一个难题,那就是“主观因素”太大,学生专业成绩的好坏,由评委们凭个人主观判断。多所艺术类高校爆出专业招生腐败丑闻,已屡见不鲜。此次四川音乐学院3人案发,是否会影响到四川音乐学院声乐专业今年的招生?目前学校作何应对处置?

多个消息源向经济观察网记者确认,2020年6月30日至7月10日期间,四川音乐学院声乐系的3位女教授——杨婉琴、费莉、邓芳丽,先后被纪检监察机关带走调查。其中,邓芳丽为声乐系副系主任。此3人案发,疑因涉及四川音乐学院声乐专业招生腐败一事。

该事件是否会影响到四川音乐学院声乐专业今年的招生?目前学校作何应对处置?

2020年8月5日,四川音乐学院声乐系主任江向东,仅对经济观察网记者回答“不知道”,即挂断了电话。

四川音乐学院党委书记周思源则回复经济观察网记者称,“应该不会(影响今年的招生)”。周思源表示,邓芳丽副系主任职务尚保留,“(后续处置)还没有进展到那一步”。

实际上,早在2016年,同样是在四川音乐学院的声乐专业招生中,四川音乐学院声乐一系(后并入声乐系)的女教授吴李红,就因收受考生家长贿赂,而受到司法处置。

收取考生家长贿赂 被称为“割麦子”

四川音乐学院,创建于1939年,初名“川省立艺术专科学校”,1959年更为现名,为中国内地九大音乐学院之一。

该校名家辈出,除老一辈声乐教育家郎毓秀、钢琴教育家但昭义、演员刘晓庆等人之外,在严肃艺术领域,有钢琴家李云迪、陈萨,小提琴家宁峰、文薇等中青年知名校友。2005年,以“超级女声”为代表的选秀节目大火后,川音校友中,更是涌现出如李宇春、何洁、谭维维等诸多大众明星。

近年来,四川音乐学院的招生情况非常火爆。2017年,招生不过3000人左右,但报考学生超过10万人。

此番被带走调查的邓芳丽等3位声乐系女教授,均为四川人,本科阶段也都曾就读于四川音乐学院。

其中,邓芳丽生于1973年左右,在中国音乐学院获硕士学位。她在四川音乐学院工作期间,先后任歌剧合唱系副主任、民族声乐系副主任,2019年年底2020年年初,调任声乐系副主任。

一位熟悉邓芳丽的人士对经济观察网记者称,邓芳丽等人在招生方面收取学生家长的贿赂,已有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她原来在美国生活过一段时间,临近招生考试季前,不顾她家人的劝阻,着急回国,说要回去‘割麦子’——她将收受学生家长的钱财比喻成一年一季的‘割麦子’”。

经济观察网记者获得的一份举报材料称,“川音(即‘四川音乐学院’)的考生和家长,以及教职员工和退休老教师都知道:进川音要私下交钱,这是潜规则。”

这个收钱的标准是多少?

该举报材料称:在过去数年,四川省外的考生是每人收18万元才会保证被录取——“个别没有缴费考生,是川音党委和学校领导专门打招呼要收的考生,或川音党委和学校领导特意照顾的点招名额”。

但是邓芳丽调至声乐系之后,“每名外省考生涨价、收25万”。

这些钱收到之后怎么办?

举报者称,他们的“招生敛财20年来早已经从个体户单干演变为:统一标准,统一管理,统一打分,统一分配”,“考生费(即贿赂款)由团伙中3位教师分别保管”。

数位四川音乐学院的内部人士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邓芳丽等人此次被调查,就源于有考生家长向四川省纪委等部门进行了举报。

而举报者还包括校外的培训学校,“邓芳丽等人按照这些培训学校‘进贡’钱财的多少来分配名额,给钱多的,多给名额;少的,少给名额。”

举报者的说法是否成立?对此,四川音乐学院党委书记周思源仅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目前不便接受更多采访。

川音声乐专业招生旧案:一人收7.5万,一人收12万

值得注意的是,3年多前,四川音乐学院的声乐专业中,就已经爆出了招生丑闻——吴李红教授案。她的案发,同样缘于向其行贿的学生家长的检举揭发。

一位李姓学生家长在2016年11月29日,到四川音乐学院所在的成都市武侯区,向该区检察院检举称,他在2012年向吴李红行贿7.5万元,让自己的女儿高分通过面试并考入川音,后因为女儿的毕业论文等事由与吴李红发生矛盾,于是前去检察院检举吴李红;同时,其还检举吴李红收受了另一位学生家长冯兴琼的12万元犯罪事实。

经济观察网记者获得的司法材料显示:冯兴琼,男,1967年生,湖北省恩施人,曾任中国人民银行利川市支行副行长。2012年至2013年,因为其儿子接受校外音乐辅导,冯兴琼认识了当时四川音乐学院声乐一系(后并入四川音乐学院声乐系)的教师吴李红。2013年3月,为寻求吴李红在招生专业考试中为其子提供帮助,冯兴琼来到成都,送给吴李红12万元。

在后来的音乐专业考试中,吴李红利用她担任招考评委的便利,向其他评委老师打招呼,共同为冯兴琼的儿子给出了不实的高分,进而使他顺利被四川音乐学院录取。

2017年11月,冯兴琼被成都市武侯区法院判决犯行贿罪,处有期徒刑半年,缓刑一年。而吴李红及其共同受贿的丈夫,也均被司法处置。

主观因素太大 艺术招生考试普遍难题?

事实上,不独四川音乐学院一家接连爆出专业招生腐败丑闻,在全国多所高校的音乐、美术等艺术类招生考试中,均先后爆出类似案件。

如中央民族大学音乐学院院长孟新洋案。

孟新洋,1956年12月生,声乐教授,2002年12月开始担任中央民族大学音乐学院院长,2015年4月被调查。

经济观察网记者获得的司法材料显示,一审、二审法院认定,孟新洋为帮助报考中央民族大学音乐学院的考生,顺利通过专业课考试,在2010年至2013年之间,收受了9个考生家长共88万元贿赂,少的一人收了3万元,多的一人收了16万元。

另外,孟新洋还曾在2010年3月收过一位任姓考生10万元贿赂,但是该考生因文化课未通过而未被中央民族大学音乐学院录取,其家长又将这10万元要回。

孟新洋与这些家长们的非法交易,基本都有中央民族大学的教师从中“牵线搭桥”,乃至经手这些贿赂的款项。

2016年9月,孟新洋二审被河北承德市中院判处犯受贿罪,有期徒刑5年,罚金70万元。

曾任云南艺术学院音乐学院副院长、院长,云南艺术学院副院长等职的王红星的受贿情节里,也包括在2014年艺术类高考专业考试前收受考生邓吕涛家长的5万元贿赂,以在专业考试时对其关照,最终帮助该生在当年被云南艺术学院录取一事。

云南省高院在2019年10月,二审最终认定王红星共受贿242万元,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

上海大学数码艺术学院音乐系一位殷姓教师,利用担任该学院招生考试评委会专业评委,在面试评分过程中,帮助一位考生录取为上海大学数码艺术学院音乐系本科生,而从中受贿3万元。2015年,上海市宝山区法院判处其犯受贿罪,但免予刑事处罚,亦未有经济罚款。

在美术专业招生考试中,曾任湖北美术学院党委书记的刘刚一案,亦有在招生考试环节的受贿情节:刘刚为帮助9个考生在高考中被湖北美术学院录取,收受了24万元贿赂。

这些向刘刚行贿的学生家长中,有时任湖北省钟祥市人民政府外事侨务办公室的副主任,时任中石化长江燃料有限公司武汉分公司配送中心经理,也有时任中国建设银行湖南省分行的一位梁姓副行长。

此外,刘刚还与其妻子共同收受江西省南昌市一个招生中介43.933万元贿赂,每个考生的标准是5-6万元。

2015年2月,湖北黄石中院判刘刚犯受贿罪,处有期徒刑11年;其妻子,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

“这是艺术类招生考试里普遍面临的一个难题,那就是‘主观因素’太大,学生专业成绩的好坏,由评委们凭个人主观判断、印象来打分。”一位曾任四川省内某高校党委书记多年的官员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我曾在河南省的一次专业招考里,遇到一个非常棒的考生,她唱花腔女高音,唱得相当相当好——我们很多音乐专业的研究生都没有她那个水平,我给她打出了最高分。但是另外两位评委却跟我说,‘你把她招进来了,其他(已经提前联系好了的)考生怎么办?’结果我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个女孩子最后有没有被川音录取。”一位在四川音乐学院参加过二十余年招生考试的教授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说。

他亦谈到,学校也试图减少在专业考试打分里的非专业因素干扰,“比如在成都,每个考场设7个评委,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再取平均值;并且,同时设3-4个考场,这使得考生‘随机’进入考察,而不知道面对的评委是谁。”

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这位教授说,“那些收受了考生家长好处的老师,会帮助家长去搞定在考场外负责‘叫号’、分配学生进考场的工作人员,使得‘目标考生’能够如愿进入‘目标考场’。然后,这个考场里几乎所有的评委,都会被这老师事先打好招呼,或者干脆就是彼此心照不宣的互相照顾。”

前文提到的四川音乐学院吴李红一案,一定程度上也能印证这位教授的说法。

在考试之前,吴李红让考生,即冯兴琼的儿子,拿了一些他穿礼服考试的照片,然后吴李红把这些照片拿给其他的评委看,并告诉其他评委该考生的参考曲目,让他们能够加深印象记住他、给他打高分。在评委观看考生录像时,吴李红则向在场的评委称他是自己的学生,希望评审多加关照给予高分。

至少4位四川音乐学院声乐专业的教师,包括时任四川音乐学院声乐一系主任杨士华证实,吴李红曾在招生过程中,向其打招呼关照过相应的考生。

另外3位评委则都承认,因为吴李红打过招呼,他们都给相应的考生“打了高于真实水平的分数”。

为何四川音乐学院声乐专业在吴李红案后再次爆出类似丑闻?对此,四川音乐学院党委书记周思源仅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目前不便接受更多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