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要闻文章详细

黎巴嫩爆炸背后:扣留俄船货物数年 海关6度警告未果
  • 推荐
  • 顶置

原创2020-08-06 20:00:07 712

央视新闻8月6日消息,当地时间5日,黎巴嫩新闻部长玛娜勒·阿卜杜勒萨马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总理哈桑·迪亚卜以及一些部长和安全部门的领导下,黎巴嫩政府已经组建了一个调查委员会,对贝鲁特港的爆炸原因展开调查。

据当地媒体报道,黎巴嫩政府已经同意,对爆炸港口仓库自2014年以来的全部负责人实行软禁,以等待进一步的调查结果。

黎巴嫩爆炸导火索:一艘负债的货船  一场6年的预警

▲当地时间8月4日,爆炸发生后,一架直升机在现场灭火。图据法新社

玛娜勒表示,组建调查委员会的主要目的是查明爆炸发生的具体原因,调查预计将持续5天,并最终确定事故的责任人。玛娜勒说,如果有助于查明事故的真相,黎巴嫩方面不反对就爆炸事件展开国际调查。

为何要展开国际调查?因为这起悲剧得从一艘来自格鲁吉亚的俄罗斯货船说起。

将黎巴嫩、俄罗斯和乌克兰媒体的相关报道进行梳理归纳,事件的始末最终得以被还原:一艘负债累累的货船,一群船员的悲惨故事,一场长达六年的法律、财务纠纷,以及长期被疏忽的2750吨硝酸铵,正是这个故事的开始。然而没人能料到,这场纠葛最终以一场惨绝人寰的大爆炸结束。

【一趟戛然而止的行程】

货船租赁方深陷财务困境

临时绕道贝鲁特额外接货却被扣留

2013年9月,一艘名为“罗萨斯号”的货船载着2750吨极易吸湿的硝酸铵,驶离了格鲁吉亚的黑海港口巴统,计划前往莫桑比克。

黎巴嫩爆炸导火索:一艘负债的货船  一场6年的预警

▲2010年,停泊在保加利亚瓦尔纳港的“罗萨斯号”,三年后,它将踏上一段没有终点的旅程。图据《纽约时报》

据《纽约时报》报道,货船船员的代理律所“巴罗迪与合伙人”在周三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这批硝酸铵是由莫桑比克国际银行为商用炸药制造商Fabrica de explosives vos de Mocambique所购买。

然而,由于债务问题,它永远没能抵达这趟行程的终点。

据悉,这艘船由居住在塞浦路斯的俄罗斯商人伊戈尔·格列丘什金租借。船长鲍里斯·普罗科谢夫向俄罗斯媒体透露,将这批货运到莫桑比克贝拉港,格列丘什金能获得100万美元的报酬。普罗科谢夫是货船启程后,才在土耳其登上这艘船接任了船长。此前,船员因拖欠工资而发生了叛变。

黎巴嫩爆炸导火索:一艘负债的货船  一场6年的预警

▲俄罗斯商人格列丘什金。图据俄罗斯REN新闻台

按计划,“罗萨斯号”根本不会停靠贝鲁特港口。然而,当悬挂着摩尔多瓦国旗的“罗萨斯号”停靠在希腊港口加油时,身在塞浦路斯的格列丘什金在电话中告诉船长,自己没有足够的钱支付苏伊士运河的通行费,他们必须额外提货来支付旅费。于是,“罗萨斯号”不得不绕道前往贝鲁特。

但普罗科谢夫表示,当船于2013年11月抵达贝鲁特后却发现,那批“额外”的机械设备无法装进这艘已有三四十年历史的船上。

更糟糕的是,黎巴嫩官员发现了这艘“临时访客”,并扣押了船只,理由是它没有支付港口入港费和其他费用。当“罗萨斯号”的所属者试图联系格列丘什金,要求他支付燃料、食物及其他必需品的费用时,却一直无法联系上他,显然,他已经放弃了这艘自己租来的货船。

至此,“罗萨斯号”再也没能如期继续自己的旅程。

六名船员随后被允许下船回家,但船长及另外三名乌克兰籍船员却被黎巴嫩官员扣留在船上,直到债务问题解决

黎巴嫩爆炸导火索:一艘负债的货船  一场6年的预警

▲2014年,被扣留的船长普罗科谢夫(右一)及另外三名乌克兰籍船员在贝鲁特寻求帮助。图据《太阳报》

船长普罗科谢夫表示,他们在船上待了长达11个月的时间,因为黎巴嫩的入境限制使他们无法下船,更无法进行食物和其他补给。港口的海关人员出于同情,向饥饿的船员提供了食物。普罗科谢夫补充道,但他们(海关人员)对船上高度危险的货物完全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担忧。“他们只是想要我们欠的钱,”他说。

船员的困境在乌克兰引起了关注,当时的新闻报道称“被困船上的船员被当作了人质”。然而,迟迟没人愿意出面解决问题。最终,逐渐绝望的普罗科谢夫果断卖掉了船上的部分燃料,然后用这些钱聘请了律师。“巴罗迪与合伙人”律师事务所的声明表示,他们曾警告过黎巴嫩当局,船随时都有沉没或爆炸的危险。 

2014年8月,一名黎巴嫩法官出于同情,下令释放船员。格列丘什金终于再次露面,但他仅仅支付了船员回家的路费。在所有船员离开后,黎巴嫩当局接管了船上这批“致命”货物。

根据普罗科谢夫和律师达格尔之间的电子邮件,2014年11月,船上载有的2750吨硝酸铵被转移至名为“12号机库”的仓库,随后再也无人问津,直到本周二,一场摧毁贝鲁特的惨烈爆炸发生。

【一枚漂浮的“炸弹”】

海关官员多次预警并请求处置

2750吨硝酸铵仍被搁置港口长达6年

爆炸发生后,黎巴嫩公众将怒火对准了黎巴嫩当局的疏忽。他们指责当局在了解码头仓库中存放2750吨硝酸铵所带来的潜在危险后,却依然没有采取行动。

根据黎巴嫩议员萨利姆·奥恩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公开记录显示,2014年至2017年间,海关高级官员至少六次写信给黎巴嫩法院,称这批货物相当于是“一枚漂浮炸弹”,寻求如何处置硝酸铵的指示

黎巴嫩爆炸导火索:一艘负债的货船  一场6年的预警

▲被爆炸摧毁的贝鲁特港口。图据美联社

鉴于将这批货物存放在不适宜的环境中所造成的严重危险,”2016年5月,时任黎巴嫩海关局长沙菲克·马雷在一封信中写道,“我们再次请求海事机构立即将这些材料再出口。

现任黎巴嫩海关局长巴德里·达希尔也向CNN证实,这艘货船抵达贝鲁特后就再也没有离开港口,尽管他和其他海关官员一再警告这批货物“极端危险”,但它们仍被搁置在仓库里达6年之久。

达希尔曾提出了许多解决方案,包括将硝酸铵捐赠给黎巴嫩军队,或将其卖给私人拥有的黎巴嫩炸药公司。他的办公室“陆续向司法当局发出了六封信”,但对方从未对他们的任何一封信做出回应。 

黎巴嫩爆炸导火索:一艘负债的货船  一场6年的预警

▲当地时间8月4日,救援人员和热心民众从贝鲁特港抬出一名伤者。图据法新社

贝鲁特港口的总经理哈桑·科拉耶特姆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海关和安全官员曾多次要求黎巴嫩法院转移这些不稳定的材料。“然而什么也没发生,”他说道。“我们被告知货物将在一场拍卖会上出售,但拍卖从未进行,司法部门也从未采取行动。”

科拉耶特姆补充道,就在周二爆炸发生前几个小时,“12号机库”的门还在进行维修。他说:“国家安全局要求我们修理仓库的一扇门,我们中午就去做了,但下午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

“我吓坏了,”爆炸发生后,现年70岁的退休船长普罗科谢夫在电话里说道。他表示,自己至今仍被拖欠着6万美元的工资。

黎巴嫩爆炸导火索:一艘负债的货船  一场6年的预警

▲当地时间8月5日,一位行人走过爆炸后的港区。图据《纽约时报》

在他看来,这场悲剧的责任应归咎于格列丘什金和黎巴嫩官员,后者先坚持扣押那艘船,然后又把硝酸铵留在了港口,而不是撒到他们的田里。“他们本可以有很好的收成,而不是大爆炸。”普罗科谢夫说

至于“罗萨斯号”,普罗科谢夫从朋友那里得知,这艘船已于2015年或2016年进水后沉没在贝鲁特港口。普罗科谢夫回忆道,当听到这个消息时,自己唯一感到惊讶的是,它居然过了这么久才沉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