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要闻文章详细

嫌犯被批捕 南京失联遇害女大学生的父亲:对“盗窃罪”存疑
  • 推荐
  • 顶置

原创2020-09-12 08:14:33 544

  南京21岁的女大学生小月(化名)被男友洪某等人合谋诱骗至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海县杀害并掩埋。勐海县人民检察院通报批捕4名犯罪嫌疑人后,小月父亲发声。

  9月11日晚,小月的父亲李先生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目前他对于该案件仍有两点疑惑,即犯罪嫌疑人的作案动机和涉嫌罪名中的“盗窃罪”。李先生表示,目前警方尚未公布犯罪嫌疑人的作案动机及涉嫌盗窃罪的原因,他对前述内容仍不知情,“具体什么动机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犯罪嫌疑人)盗窃了什么东西”。

  李先生称,目前小月的遗体仍在勐海县。他希望能从重、从严、从快地惩治犯罪嫌疑人。“只要案情真相大白了,我肯定尽快把我的女儿接回来”。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9月11日晚,云南省勐海县委宣传部官方公众号发布勐海县人民检察院通报,9月1日,勐海县公安局以[海公(刑)提捕字〔2020〕23号]提请批准逮捕书,将犯罪嫌疑人洪峤、曹泽青、张晨光、祁文强涉嫌故意杀人、盗窃罪一案移送勐海县人民检察院审查逮捕。本院受理后,于2020年9月4日对犯罪嫌疑人洪峤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盗窃罪批准逮捕;对犯罪嫌疑人曹泽青、张晨光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对犯罪嫌疑人祁文强以涉嫌盗窃罪批准逮捕。

  云南省勐海县公安局8月4日通报,李某月从江苏南京到达云南勐海后去向不明。初步查明,犯罪嫌疑人洪某与张某光、曹某青前往勐海县于7月9日晚将李某月诱骗至该县城郊外的山林中杀害并埋尸。

  案件回顾:

  嫌犯由3人增加至4人!南京女大学生被害案新进展

  对于南京失联女大学生被男友等人杀害一案,云南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委宣传部9月11日晚间发布消息。

  据通报,2020年9月1日,勐海县公安局以[海公(刑)提捕字〔2020〕23号]提请批准逮捕书,将犯罪嫌疑人洪峤、曹泽青、张晨光、祁文强涉嫌故意杀人、盗窃罪一案移送勐海县人民检察院审查逮捕。

  勐海县人民检察院受理后,于2020年9月4日对犯罪嫌疑人洪峤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盗窃罪批准逮捕;对犯罪嫌疑人曹泽青、张晨光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对犯罪嫌疑人祁文强以涉嫌盗窃罪批准逮捕。

  南都记者此前报道,失联女生李倩月生于1998年,小区监控视频画面显示,李倩月于7月9日10时42分独自一人离开所住小区,当晚21时16分到勐海县兴海检查站,之后便再无线索。

  8月4日晚,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公安局发布通报,已发现李某月尸体,系其男友伙同他人将其诱骗至勐海郊外山林中杀害并埋尸。

  8月3日,勐海警方会同南京警方在南京市将李某月洪某、张某光(男,21岁,江苏宿迁人)、曹某青(男,20岁,江苏南京人)等犯罪嫌疑人抓获,并于当日在勐海县城郊外山林中找到了被掩埋的李某月尸体。

  初步查明,犯罪嫌疑人洪某与张某光、曹某青在南京合谋,张某光、曹某青前往勐海县于7月9日晚将李某月诱骗至该县城郊外的山林中杀害并埋尸。

  采写:南都记者 詹晨枫

  案件回顾:

  女大学生被骗至云南杀害 男友与另2名嫌犯关系曝光

  近日,南京一女大学生李某月在云南省勐海县境内失联,引发舆论广泛关注。8月4日晚间,勐海警方发布通报称,李某月的男友洪某(男,24岁,江苏南京人)等有重大作案嫌疑。通报称,洪某与张某光(男,21岁,江苏宿迁人)、曹某青(男,20岁,江苏南京人)在南京合谋,张某光、曹某青前往勐海县于7月9日晚将李某月诱骗至该县城郊外的山林中杀害并埋尸。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洪某和张某光疑为江苏海事职业技术学院学生,曹某青和洪某同为水弹枪(一种可发射软质吸水凝胶子弹的玩具枪)爱好者。

  有网友爆料称洪某为水弹枪爱好者,新京报记者在南京某水弹枪论坛联系了多位网友,并与其中一人王梁(化名)取得联系。8月8日晚间,新京报记者见到了王梁。王梁称,自己是江苏海事职业技术学院2013级学生,洪某和自己是校友,在校期间,二人因同为军事迷、爱好水弹枪而结识。

  王梁表示,此案另一嫌疑人张某光也是江苏海事职业技术学院学生,是洪某的“小弟”,在校期间经常和洪某“混在一起”,而第三名嫌疑人曹某青和洪某为同一水弹枪俱乐部朋友。

  上述信息得到在场另外两位自称江苏海事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生的确认。

  另,疑似洪某微博在2014年10月30日发布的一条消息显示,“我是洪某……让我们一起行动起来吧!”并圈了江苏海事青年号。这也是迄今为止该账号发布的唯一一条微博。

  8月6日下午,新京报记者联系江苏海事职业技术学院,宣传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学校不接受记者采访,毕业生信息查询需要请示领导。截至发稿,江苏省海事职业技术学院未对嫌疑人身份信息进行回应。

  女大学生被杀案嫌犯自称"战地记者" 曾扬言杀其父母

  8月4日晚,云南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公安局发布通报,失联25天的21岁南京女大学生李某月,已于7月9日晚,被其男友洪某伙同张某光、曹某青,诱骗至勐海县城郊山林杀害并埋尸。

  洪某是什么样的人?为何会向女友痛下杀手?

  

  李某月抖音分享内容。

  李某月的好友小玲告诉南方+记者,月月(李某月小名)曾说,男友洪某是一个很倔、很神秘的人,自称是战地记者。但在小玲眼里,洪某经常和月月吵架,并对月月施暴,还曾扬言,如果分手就杀死月月父母。

  小玲记得,月月失踪后,洪某不但没帮忙寻找,还曾说“月月拿家里几万元出走”,几乎每天更新朋友圈。

  

  受访者提供犯罪嫌疑人洪某照片。

  交往:洪某性格很倔,常常对李某月施暴

  在小玲眼中,21岁的月月很爱洪某。

  “月月很爱讲他和男友的初遇。”小玲说,2019年年底,在江苏经贸职业技术学院空乘专业读大二的月月接待一名外国人,在地铁上,语言沟通出现了障碍。一旁的洪某外语好,帮她解了围,两人互加微信,后来成了男女朋友。

  “他是95年的,身高超过1.9米,上身穿白色紧身T恤,下身穿迷彩裤。”小玲回忆见洪某的第一面,两人没说话,却有压迫感。但在月月眼里,洪某长得帅,身上有肌肉,会被人请去做健身教练。

  小玲发现,两人交往不到一年里,两人见面的频率不高,大概一周一次,却常常会因为琐事争吵,有时还会动手。

  月月的好友婷姐见过洪某几次,她觉得洪某很少说话,性格很硬,还有些暴力倾向。婷姐指出,洪某朋友圈里有持枪的照片和视频。

  小玲称,月月曾向朋友们评价洪某性格,“很倔,有些大男子主义,不会哄人。”如果两人吵架,月月常常会主动求和解。

  小玲告诉记者,月月也曾提过分手,却被洪某威胁说,“如果离开他,就杀死月月父母。”

  身份:洪某自称“战地记者”,身份神秘或做外贸工作

  小玲说,洪某和月月自称是战地记者,因为身份神秘,很多东西都要保密,不能在社交平台分享有关他的内容。洪某常常会更新朋友圈,但从未发过和月月有关的内容。

  记者查看李某月的微博、抖音近一年动态发现,李某月更新内容较频繁,多为自拍和美食,并无与洪某相关内容。只是从文字中看出,她情感容易波动,有时会有些忧郁。

  小玲解释称,这些内容能透视出两人的情感状态。5月25日,月月和洪某出现了矛盾,她说“我对于这个世界的疲惫感全都源于你”;5月27日,两人和好,她说“路过山水万程祝自己与温柔相逢”。然而,洪某却并未关注她的微博。

  “洪某还称父母在南京市当官,月月都很信他。”小玲说,因为“身份特殊”,洪某总是说工作很忙,经常出差,基本上一两周才和月月见一次。

  这种神秘一直持续在日常生活中。小玲记得,月月写毕业论文曾找同学借电脑,被问为何不找男朋友借时,月月称,洪某的手机和电脑都是加密的,别人用不了。小玲称,月月也没看过洪某手机和电脑里的内容。

  8月5日下午,李某月父亲接受采访时不太确定地说,洪某在一家外贸公司工作,关于洪某其他身份不愿多谈。

  见家长:洪某获得月月父母认可,收到几千元大红包

  女儿失踪后的二十多天里,李先生找女心切,被媒体问及洪某,他还体谅地表示洪某压力大,希望媒体不要打扰他。几天后,洪某便成了警方通报的嫌疑人。

  

  李某月喜欢自拍和穿搭。

  曾经,李先生很看好洪某。

  6月4日,李某月从长期工作的服装店辞职,后来又请了不少朋友吃饭。她就要毕业,准备搬出来和男友住,此前她一直独自在服装店附近租房子住。

  小玲记得,当时月月说,她一方面准备继续学业,准备8月的专升本,她一直做空姐想飞国际航班,已经拿到了雅思和日语的证书;一方面,月月和洪某准备互见家长,考虑结婚。

  洪某先陪月月回了扬州。小玲告诉记者,在月月口中,父母对洪某很满意,初次见面还按照习俗包了几千元的红包给他。

  随后,月月陪着洪某回了南京。小玲记得,6月25日,月月与朋友们聚餐时表示已经见过洪某父母,她觉得表现“还算满意”。

  小玲记得,再次听到月月的消息时,已是一个月后,李先生找到她,打听月月的下落,他已经有二十多天没联系到女儿。

  事发:洪某曾称月月拿钱出走,每日照常发朋友圈

  小玲事后发现,7月初,洪某曾和月月的一个同学说,月月拿了几万块钱,从家里离家出走。“那个同学一传,这种说法就传遍了整个学校。”小玲很生气,她觉得月月不会为了这点钱出走。 此外,小玲发现,月月失踪了,洪某没有主动去找,还和没事人一样,几乎每天都更新朋友圈动态,有时还是两三条。

  月月父亲李先生告诉南方+记者,他第一次见洪某是月月带他见父母,第二次见面,就是月月失踪后,两人一同去警局报案。8月5日,这个话题一度排名微博热搜前列。

  

  李某月失联后,洪某每日更新朋友圈。

  “她不是那种冲动出走的人。”小玲觉得,月月和洪某之前吵了那么多次都没有跑出去散心,这次也没理由主动出走,“除非是受到了邀请。”等待消息的那些日子里,小玲和婷姐宁愿月月是被拉进了传销组织,有机会得到解救。

  朋友们失望了,他们只能在社交平台点起蜡烛,祈祷月月在另一个世界幸福。

  

  7月9日,李某月从家中离开后失联。

  噩耗传来,李先生和妻子失去了养育21年的独女,他们长时间的寻找化为徒劳,默默承受着痛苦。8月5日,李先生接起南方+记者电话,很疲惫,没几句便挂掉了,“我不想多说什么,等警方的调查结果吧。”

  (小玲、婷姐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