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娱乐文章详细

肥沙雕嘲讽水木年华“中年人的油腻根本打动不了我”
  • 推荐
  • 顶置

原创2020-08-18 10:21:11 992
水木年华接受腾讯新闻《一线》采访,笑称他们是出于“热血直男对乐队的热爱”才来参加节目的,这次经历让他们受了一点打击,但现在又好了,“就当成一场失恋吧”,但如果有类似的机会可能还会去,因为“这就是爱”。

腾讯新闻《一线》 作者:三禾

拥有当导师资格的水木年华“自降资历”作为选手参加比赛,却因专业乐迷只投了两票而遭遇“一轮游”,还被评价“油腻”“没有新意”“40岁不应该再唱青春”,引发了《乐队的夏天2》开播后的第一场争议。

23岁的乐评人嘲讽水木年华“中年人的油腻根本打动不了我”。

网友却表示“我怎么觉得你才是油腻!人家身材就比你好。”

节目播出之后,水木年华成员缪杰发微博写道:“有些顶着专业头衔的人,没有那些比他们岁数更大的人的勇气与热血,却在嘲讽着别人油腻;没有那些比他们更年轻的孩子们的成熟与包容,却拒绝别人歌唱青春。”“他们可以左右这个舞台,但是左右不了这个世界。”

风波过后,水木年华接受《一线》采访,笑称他们是出于“热血直男对乐队的热爱”才来参加节目的,这次经历让他们受了一点打击,但现在又好了,“就当成一场失恋吧”,但如果有类似的机会可能还会去,因为“这就是爱”。

对于“油腻”的标签,他们坚决拒绝认领,称自己还是少年,“永远有追求梦想的勇气和实践”。这也是他们在音乐上的追求:无论年代如何变、潮流如何让音乐创作变成“15秒神曲速编”,他们依然坚持做能烙印在听众记忆中的歌曲,更永远不会躺在过去的荣耀上“吃老本”。

都是《乐夏》的热血直男粉丝,永远不吃《一生有你》老本

一线:为什么会参加《乐夏》?

卢庚戌:热血啊!我们作为热血直男,都喜欢这个节目。

缪杰:我从第一季就开始看,一秒不差。不光是我自己,我的同学们跟我一个岁数的,都是《乐夏》的粉丝,有乐队梦、有音乐梦的老男孩们。突然有一天自己能成为这个大party的一员,是满满的幸福感。

一线:当时有什么预期?

缪杰:就是想通过这个舞台展示我们对音乐的想法,呈现一些让人耳目一新的东西。

卢庚戌:我们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毕竟我们的作品是受过市场检验的。如果我们的词曲编唱技能不好,当年也不可能火,对不对?火的还不是一年两年。

一线:为什么会选择一首老歌来作为首秀,导致被人评价“没有新意”?

卢庚戌:这点我一定要说清楚,我们是想唱新歌的,但是节目组要求我们唱经典作品。这些乐队表演的不都是自己的代表作吗?

说你唱老作品就是不思进取、没有新意、吃老本,我坚决不承认。如果我们不思进取的话,就应该唱《一生有你》《在他乡》《完美世界》,对吧?我们没有选择前期的代表作品,而选了一个中后期的代表作品,也算是一个折中吧。说实话,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要在这个舞台上唱《一生有你》,而且我向各位保证,假设以后还会参加这样的节目,我们也不会唱。

缪杰:不停的重复没有意义。

一线:除了《青春再见》,还为节目准备了很多歌曲是吗?

缪杰:对,存了好多大招,想在后面慢慢放。就感觉你上了满满一膛子弹,正要拔枪的时候被人嘣了。

卢庚戌:这就是生活(笑)。

一线:没有被打击到?

卢庚戌:打击了一点,但是现在又好了,就当成一场失恋吧,过了就好了。

缪杰:可能以后有机会还是会想去,因为这就是爱啊(笑)。

依然是少年,从没把“油腻”跟自己联系在一起

一线:对于“油腻”“40岁不应该再唱青春”这样的评价,你们怎么看?

缪杰:在这件事情之前,我从来没有把“油腻”这个词跟我们联系在一起。你40,他20,你唱的青春,他哪儿懂啊。

一线:很多观众为你们鸣不平,你们自己有很气愤吗?

卢庚戌:没有,因为他说的明显不是事实,就好像你对一个美女说她丑,她是不会生气的。油腻这个词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啊?我们就是觉得挺可笑的。

一线:卢老师以前说过自己一直有少年气,您觉得什么是少年气?

卢庚戌:少年气就是永远有梦想吧,永远有追求梦想的勇气和实践。

缪杰:何为少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你不会因为天高就不往上走,也不会因为地厚而不再往下钻,你就是要做你想做的事。

一线:那你们觉得你们现在还是少年吗?

卢庚戌:是,肯定是。

一线:想要融入年轻人的文化和世界吗?

卢庚戌:我的观点是,能融入就融入,融不入就拉倒。

一线:想对年轻人说些什么?

缪杰:没有什么。现在的年轻人面对的世界跟我们面对的世界已经不一样了,我们不管是成功的经验还是失败的教训,对他们来说已经不再适用了。

卢庚戌:我想起来我该怎么说:不要把老一辈不当回事,但也不要把他们太当回事(笑)。

这是做音乐很好的年代,与其怪没有机会,不如怪自己没有才华

一线:很多人说音乐行业不景气,现在做音乐还能养活自己吗?

缪杰:生活挺好的呀,不但能养活自己,还能继续追求梦想呢。不存在音乐行业不景气的问题,你说的是唱片吧,现在谁还买唱片。

卢庚戌:其实现在音乐环境比之前好太多了。我们2000年那会儿全是盗版唱片,挣不到什么钱,现在音乐下载都是正版收入了,很规范。像朴树《平凡之路》那张专辑给了2000万版税——这是高晓松说的,不是我说的。周杰伦的版税都给好几亿。

一线:那现在对音乐人来说,是一个比较友善的环境吗?

卢庚戌:我觉得是很好的年代。以前只有唱片公司包装、电台打榜,你才能出来,这个机会是被少数人垄断的,现在网上就可以直接发,各种选秀、短视频,机会太多了,各家平台都在争夺有才华的年轻人。

一线:与其怪没有机会,不如怪自己没有才华。

卢庚戌:是这个意思。

缪杰:而且我们当年攒个乐队是特别难的事,为什么逼出那么多校园歌手?就是因为几百块钱的电吉他买不起,只能弹几十块钱的破木吉他,最多加把口琴。现在大家不光买得起乐器,科技的进步让你一台电脑就能完成所有对音乐的设想。

包括我们那时候想听国外的音乐只能去音像店买卡带,还买不起。现在呢,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出了一首新歌,都能立刻从网上搜到。他们听到的东西几乎是无限的,有无限的想象力可以去尝试,羡慕他们。

一线:但大张伟也在节目中说过,现在的人不怎么给音乐机会,就听15秒,这15秒洗脑,你这歌就火了,但大家可能根本不知道这首完整的歌是什么样的。这会影响你们的创作初心吗?

缪杰:我觉得这是一个悖论:你说这是一个神曲,神完了以后呢?什么都没留下。反而这次我们有一个意外的收获:节目播出之后,很多人给我发私信,说我从十几岁就听你们的音乐,历数我们陪伴他的故事,最后说,你们就是我的青春。这不比那些神曲有意义吗?原来我们的存在是烙印在他的人生记忆中的。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